資料圖
  文/蘇東
  29日下午,一堂或將影響中國未來軍事發展的學習課開講了。
  這是本屆中央政治局的第十七次集體學習。在這場“專門組織”的針對軍事問題的學習中,習近平發表了重要講話,強調了“軍事創新”的重要性,並首次提出了軍事理念的四個轉變。
  作為對中國國防力量發展最有影響力的人,在當下提出四個轉變,習近平有著怎樣的政治考量?利劍又指向何方?
  ◎路徑:四個轉變對應四大方向
  1、劍指世界潮流
  首先,習近平提出要“改變機械化戰爭的思維定勢,樹立信息化戰爭的思想觀念”。這個思想轉變,是從世界發展趨勢角度著眼的。
  機械雖然仍是軍事的基礎,但當前“信息化”已成為軍事創新和變革的核心,也是中國軍隊必須適應的世界軍事變革大潮流。
  眼下,網絡和空天都已經成為新邊疆,最近中美就所謂“解放軍黑客”攻擊問題頻頻過招,其實就是一種信息戰的戰爭形態。在這個看不見硝煙的戰場,弱勢一方的損失可能比機械化戰爭的損失還大。習近平提到的這個思想轉變,其實具有相當的緊迫性。
  2、劍指國家安全
  其次,習近平提出要“改變維護傳統安全的思維定勢,樹立維護國家綜合安全和戰略利益拓展的思想觀念”。這個思想轉變是從維護國家利益角度闡述的。
  十八大以來,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高度重視國家安全,一個表徵就是“國安委”的設立。習近平提到的這個思想觀念轉變,與設立“國安委”來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安全一脈相承。
  傳統安全主要是維護國土安全、主權安全,這是軍隊的基本職責;而綜合安全則更加重視網絡安全和海外利益,這是現代化軍隊的重要使命。目前中國面臨的國際環境日趨複雜,國土安全等傳統安全領域面臨嚴峻挑戰;同時隨著中國海外政治經濟活動的深入,維護海外必要的戰略高地也成了中國利益的合理延伸。
  在此背景下,軍隊在維護國家安全中的作用不是減弱了,而是增強了。軍隊任務的改變也就成了題中之意。這種轉變必然先是思想的轉變,其次才是走出去。軍隊只有適應這種變化,才能更好維護國家安全,爭取更加有力的外部環境。
  3、劍指實戰形態
  再次,習近平提出“改變單一軍種作戰的思維定勢,樹立諸軍兵種一體化聯合作戰的思想觀念”。這一轉變是從實戰來著眼和佈局的。
  由於中國安全問題的多樣性與複雜性,未來安全面臨的威脅不可能是單一的,而是多方向的,各個戰略方向之間存在明顯的戰略對應關係,因而多兵種聯合作戰的必要性凸顯。
  軍隊方面事實上已經開始這方面的探索。例如,針對不久前外媒傳播的中國設立東海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的消息,國防部發言人8月1日回應時稱,建立聯合作戰指揮體制,是信息化條件下聯合作戰的必然要求。我軍在這方面進行了積極探索。“根據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作出的決定,下一步我們要在充分研究論證的基礎上,適時深化改革,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聯合作戰指揮體系改革之路。”國防部的這種表態值得品讀,未來的探索更是值得每個中國人關註。
  4、劍指統籌保障
  最後,習近平提出“改變固守部門利益的思維定勢,樹立全軍一盤棋、全國一盤棋的思想觀念。”這個思想轉變是從宏觀協作與統籌保障角度來考量的。
  外界註意到,最近幾個月解放軍在渤黃東南四大海域分別進行了海軍演習,在東南沿海的軍區也進行了陸空演習。特別是最近的朱日和軍演,打破了“紅軍必勝、藍軍必敗”的思維定勢,以軍事鬥爭現實為出發點的實事求是精神,抵消了既有利益模式的干擾和侵襲,是軍事思想領域變革的重要一步。
  筆者認為,在這一思想觀念轉變的指引下,未來也不排除在軍事建制領域的新改革,以適應“一盤棋”統籌的大趨勢。
  ◎目標:鍛造能打仗打勝仗的鐵軍
  近年來,中國國家利益不斷面對來自美國重返亞太以及日本、菲律賓等製造海洋爭端的侵害,這加重了社會對軍隊改革緊迫性的認知。
  錶面上看,習近平的提出的四個轉變是對軍事思想的一次梳理,軍事創新的目標針對的也是外來威脅,可以看作是一種“外向型指向”;但本質上講,這更多還是軍隊深化改革提出的“內生型要求”。
  習近平從世界潮流、國家安全、實戰形態和統籌保障等角度闡述軍隊變革與創新的軌跡,是在中國軍隊多年未戰的大背景下,變軍事被動為軍事主動的一次戰略大調整。如再結合近期軍內強勢反腐,以及四中全會即將召開的大背景,更可以看出中央直面軍內多年積累的問題、進一步推動軍隊變革的堅定決心。
  對中國人而言,中國夢也包括強軍夢。而要實現這種強軍夢,顯然必須有十年磨一劍的勇氣。而這柄利劍,就是習近平所強調的解放思想,跳出思維定勢,實現思想轉變。思想轉變是件痛苦的事情,但唯有闖過這一關,才能真正鍛造出一支能打仗、打勝仗的鐵軍。
  (轉載自人民日報客戶端)
(原標題:習近平軍事變革劍指四個方向)
(編輯:SN182)
創作者介紹

3968

wm84wmsd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