■天府早報見習結婚記者張銳
  來花店訂花,帶著老闆去“家裡”研究花怎麼擺;坐老闆的電瓶車回到花店後,兩次借老闆的車暫用,第一次按時還了,第二次,人車都“飛”了……昨日,成都高新區一花店老闆付英講起前日發生的這件事,感嘆“對方布了好大一場局,難道就是為了借輛電瓶車?”她的家人甚至擔心,對方是不是有巢氏房屋有更大的“陰謀”。
  最想不通
  把騙局布得這麼真,繞了這msata麼大一個圈子,偏偏只是騙走一輛舊電瓶車。
  最大擔心
  是不是網路行銷對方知道我們最近買房子,故意拿走資料,有什麼更大的陰謀。
  訂花籃 親自帶老闆回“usb家”佈置
  昨天中午,天府早報記者在高新區天九南巷林友花店見到了付英的兒子王友。12月4日、5日這兩天發生的戲劇化事情,令他至今一頭霧水。
  4日早上,付英正在打理花店。一個年約50歲身著黑色上衣的禿頂男子走進花店,聲稱要訂8個大花籃,為朋友慶祝新店開張。當時,付英告訴該自稱老林的男子店里備用的花不夠,她需要先去進購材料,並讓他可以先付定金。但老林說“有急事需要馬上處理”,定金就不付了,最後結賬。臨走時,還囑咐付英先準備材料,過一會電話聯繫,可能需要比8籃更多。
  隨後,付英的丈夫王龍就去三聖鄉進貨,其間付英曾接到老林催促電話。當天下午2點,老林回到花店,稱要帶付英去家裡插花、擺放花籃,然後他再從家裡把花運走。“他當時就坐著我媽的電瓶車,帶著我媽去了凱麗濱江小區。我後來在監控錄像里看到,他熟門熟路的,還幫我媽開小區的大門。”王友回憶說。
  真是處心積慮
  “他很自然地帶著我走,家裡那時候還有3個人,2個打掃衛生的,1個安裝水管的。我看到就放心了。”付英說,來到老林在小區的“家”佈置後,走的時候,老林還從房間里收拾了一堆垃圾扔在門口的垃圾桶里。
  兩次借車 第一次還了第二次沒還
  回到花店後,付英就著手準備花籃。老林接了一個電話後,告訴付英“他要用我的電瓶車去隔壁辦發票的事,2分鐘就回來。”付英想著都是鄰居,就同意了。大約2分鐘後,老林果真騎著電瓶車又回來了。“他回來後又說,還要去另一邊辦點事,也是兩分鐘就回來。”付英這次也沒猶豫,大大方方地就讓老林把車子騎走。然而這一走,老林就再也沒回來了。
  老林久久沒回,隔壁的周女士提醒付英。“是不是被騙了,趕緊打他的電話試試。”這時,付英再打電話給老林時,他的手機已經關機了。
  付英趕緊跑回凱麗濱江老林的“家”門口。此時,打掃衛生的兩名工人已經離開,安裝水管的工人正在門口坐著。“我問他打過電話聯繫老闆(老林)沒,他說對方已經關機了。”付英這下才明白,自己真的被騙了,安裝水管的工人也在等老林回家給錢。
  實在非常無奈
  付英稱,由於當天原計劃是準備去房管局辦事,所以所有相關證件都在被騎走的電瓶車尾廂里。“我父母的結婚證、戶口本、銀行卡、購房按揭合同、花店營業執照副本、花店稅務章、稅務登記表等,全部都沒有了。”王友無奈地說,而且由於付家被偷走的只有一臺電瓶車和證件,涉案金額不足以立案,只能先在派出所做了筆錄,等待警察進一步調查和通知。
  慚愧“自首”稱“過好了”再報答
  4日晚9點,王友給老林發了一條短信,表示只求拿回電瓶車尾廂里的證件,其他不再追究。
  昨日上午10點左右,付英終於等到老林的回覆。老林在電話里說他很愧疚騙了付英。“他說他沒有想到,車上裝了那麼多證件。希望我們去派出所銷案,他最遲明天(6日)就把所有證件寄回來。”付英說,老林稱他最近過得很辛苦,等過幾年日子好了,他再回來報答付家。
  總算略微安心
  老林把騙局布得這麼真,繞了這麼一大圈,偏偏就騎走裝滿證件的電瓶車。並且,為什麼老林能隨意進出凱麗濱江小區,還有房屋鑰匙呢?王友曾擔心,“是不是對方知道我們最近買房子,故意拿走資料,有什麼更大的陰謀。”接到老林電話,付家稍微安心。
  ■記者調查
  剩下一堆謎團……
  拖了一年物管費
  老林究竟是什麼人?記者通過凱麗濱江物業和房屋中介公司進行了一番打探。物業工作人員趙先生稱,付英前往的三棟一單元104的住戶很少出現,今年以來一直拖欠物管費。“我們沒有他家鑰匙,他的房子原來是掛在我愛我家中介公司轉賣的。”
  值班人員沒見過
  12月4日事發當天,警方曾經聯繫過業主,業主說他人在外地,房子里發生什麼事他一無所知。而當天負責在付英經過的小區門口值班的小魏告訴記者,他之前並沒有見過老林,曾要求過對方填寫訪問登記。“但騎電瓶車的人說,他們是業主自帶,然後就走了。”
  聯繫人其實姓周
  中介公司工作人員承認,該房屋的確曾掛在該公司轉賣,但在一個月前已經賣出。中介公司存檔資料上,聯繫人姓周,聯繫方式已經被消除。
  文中人物為化名
  (原標題:就為偷輛電瓶車,下了很大一盤棋)
創作者介紹

3968

wm84wmsd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